四大醜女之鍾離春

作者 Michelle Guo

史上對女人貌丑的描述之詳細而不留情面者,恐怕莫過於《烈女傳》中對鍾離春的描寫了:頭長的像石臼,眼睛深陷,大塊頭,大骨節,鼻孔上翻,喉結明顯,脖子粗壯,頭髮稀少,駝背鷄胸,皮膚漆黑。用《烈女傳》原文的話來總結,就是「極醜無雙」。

可是,竟是這樣一個女子,不僅成為戰國時期齊國的正宮王后,而且還為齊國的强大奠定了厚實的基礎。今天,我們就來講講這無鹽醜女的傳奇故事吧。

鍾離春,複姓鍾離,又稱鍾無鹽、鍾無艷,是戰國時期齊國無鹽(今山東省東平縣無鹽村人氏)。因爲貌丑,直到四十歲了,不僅沒人來提親,就是自己求嫁都沒人肯娶。

有一天,鍾離春竟做出了驚世駭俗之舉:她把日常穿著的短衣隨意拂拭了一下,就徑直走到王宮門口要求見齊宣王。她對宮門口的謁者(也就是傳事官)是這樣說的:「我是齊國一名嫁不出去的老姑娘。聽説君王有聖德,所以我願入後宮服侍大王,在此頓首,懇請大王應允。」

這謁者竟也通情達理的如實通報了宣王。當時宣王正在豪華的五層樓閣「漸台」上與群臣飲酒作樂,左右群臣聽了謁者的通報,一個個掩口大笑:「天下竟然有這般厚臉皮的女子!」

不知是出於好奇還是仁慈,宣王召鍾離春進殿,對她說:「先王早已為寡人選好后妃了。夫人您在鄉裏布衣之間無人可嫁,卻自薦于萬乘之主的君王,莫非是有什麽奇能異術嗎?」

鍾離春不慌不忙的說:「也沒有什麽奇能異術,只是傾慕大王的高義而已。」宣王追問:「那你總得有一些過人之處吧?」鍾離春說:「我也沒什麽大本事,只是擅長隱身而已。」宣王一聽,來了興趣:「隱身術好呀,正是寡人喜歡的。請表演一下吧。」

誰知話音未落,鍾離春忽的消失不見了。宣王大驚,趕快讓人找來有關隱身術的書籍,退席後仔細研究起來,但是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。第二天,宣王又召來鍾離春,向她請教隱身術。可鍾離春又作驚人之舉,全然不提隱身術的事,反而瞪眼切齒,拍著大腿連聲說:「太危險啦,太危險啦!」連説四次。宣王無奈,只好説:「願聽您的高見。」

鍾離春這才正色道來:「大王的國家,西面有秦國威脅,南方有楚國虎視眈眈,此爲外患。而國内奸臣聚集,人才不來歸附。您年逾四十,不立太子;不關注百姓而關注后妃。自己喜愛的就推崇,自己不喜歡的就忽視。這樣早晚會祖廟崩塌、社稷不穩。這是第一險。」

「再説您起造的這漸台,豪奢的五重樓閣上處處黃金白玉、翡翠珠璣、綾羅綢緞,爲了享樂把百姓搞的苦不堪言。這是第二險。在您的國家裏,賢能之人歸隱山林,而阿諛諂媚者服侍您左右,邪惡虛僞之徒勢力强大,而直言進諫之人難以接近大王。這是第三險。」

「還有,您沉湎酒色,日夜飲酒作樂,樂師、優伶、官員等不分上下一起開懷大笑。對外不修諸侯之禮,對内不嚴謹治理國家,這是第四險。所以我説,太危險啦!」

宣王聽了這一席話,如受重錘,幡然悔悟,誠懇的說:「無鹽君一番話,正説到寡人的痛處。今天有幸能聆聽。」從此,宣王改惡從善,命人拆掉漸台,停止歌舞,辭退小人,摘掉裝飾,嚴選兵馬,充實國庫,并廣開四門,邀請各方人等,不分貧富,均可直言進諫。又選擇吉日,正式冊立太子。

宣王又請示母親,拜鍾離春為王后,敬為「無鹽君」。從此,齊國日漸强大,百姓安樂。而這一切都起於醜女鍾離春之勇於智諫。

留言

所有評論經審核後發表

新品上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