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賢母之歐陽母

作者 Michelle Guo, Eddie Xie

閨閫乃聖賢所出之地,母教為天下太平之源。中國古代四大賢母之一鄭氏,不忘先夫之志,以德行教子,養育出一代文豪歐陽修,並留下了「畫荻教子」的千古賢名。

歐陽修是北宋文學家,位列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。其父歐陽觀曾為官吏。歐陽修四歲時,父親不幸過世。歐陽觀爲官廉潔奉公、仗義疏財,去世時家中很是清貧,留下年有二十九的夫人鄭氏獨自教養幼子,「無一瓦之覆、一壟之植」。鄭氏無奈投奔歐陽修的叔父,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。

雖然貧苦,鄭氏卻始終自食其力,獨自挑起養育孩子的重擔。在對孩子的教育上,鄭氏絲毫不敢懈怠。在歐陽修接近上學年齡時,鄭氏就開始教他讀書寫字。因買不起筆墨紙硯,鄭氏折取荻草(類似蘆葦的植物)做筆,細沙鋪地為紙,讓歐陽修學習寫字。這便是「畫荻教子」這一典故的由來了。

鄭氏還常為兒子吟誦古人的篇章,作爲詩文方面的啓蒙教育。歐陽修年齡稍長時,鄭氏就從當地讀書人處借書來給孩子讀,並讓他抄錄其中的佳作。往往還沒抄完,歐陽修就已經能誦讀此書了。就這樣歐陽修自幼廣覽群書,常常廢寢忘食的讀書。在他還年幼的時候,所作的詩賦文章,已經不亞於成人了。

當然,如果僅是教孩子讀書識字,鄭氏也不會留下「賢母」美名。鄭氏的不凡之處,在於她處處以德行爲先,教子以仁、以孝、以儉,特別是時常用亡夫的賢德言行來教育孩子,因此歐陽修雖無緣親聆其父教誨,卻時受父親德行熏陶,深入其心,受益終生。

鄭氏首先教導孩子的就是淡泊名利。她讓歐陽修明白「父親為官非常廉潔,且樂善好施,又愛結交朋友。俸祿雖薄,卻不汲營多餘財物,常説勿讓以錢財成為纍贅。」後來歐陽修功成名就,官居高位,家裏自然富足起來,而鄭氏依然節儉治家,不事奢華,而且常告誡歐陽修不要隨俗追名逐利,要生活清儉才能不畏患難。之後歐陽修被貶至夷陵,在這種境況下,鄭氏毫無煩惱,言笑如常,勉勵歐陽修道:「咱們家以前就很清貧,我早已習慣了。你能泰然處之,我也能泰然處之。」可見鄭氏品性高潔,安貧樂道,不爲名利所擾。

鄭氏還時常對兒子談到先夫的至孝。鄭氏嫁與歐陽家時其夫正值守孝後一年。每到祭祀父母時,總是流淚說:「祭祀再豐富,也不如生時的微薄奉養啊。」偶爾吃些好的酒菜,也會流淚說:「從前母親在時缺衣少食,而今食物充足了,卻上哪去孝敬母親啊!」鄭氏又告知歐陽修說:「你父親直到去世都一直如此,可見他爲人非常孝順。」

歐陽修之父歐陽觀生前是泰州判官,負責司法審理犯人。他時常秉燭研究案卷,直到深夜,并且屢屢放下案卷嘆息不已。鄭氏問起,他說:「這些都是死囚的案卷,我想看看能不能爲他求得一條生路,卻找不到能恕其死罪的辦法。」鄭氏很驚奇:「判了死罪難道還有挽回的餘地嗎?」他説:「盡力替他尋找生機,這樣我與犯人才都沒有遺憾。有時真的會發現冤判的情況,所以我若不盡全力想辦法,則犯人可能含恨枉死。像我這樣費心爲人求生路,還難免有錯殺,而很多人卻總是盡量的將人判以死罪。」鄭氏告訴歐陽修:「你父親説到這,回頭看到奶娘抱著你站在旁邊,於是指著你嘆息到:算命的說我到戌年即死,如果應驗,我是看不到兒子長大成人了。將來你一定要把我這番話告訴他。你父親也常以此教誨家族中的晚輩,因此我牢記心中。他在家中尚且如此,可見是真正心地仁厚的君子。」

鄭氏深諳善有善報之理,告訴兒子說:「你雖然年幼,還看不出將來成就如何,但是只看你父親的仁德孝順,我就知道他的後代必定出色,你也要以此自勉呀!記住供養父母不在資財豐厚,而在於孝順。雖然財物不足遍施于人,但要像你父親那樣心地仁厚。這不是我想出的道理,而是你父親的志向啊。」歐陽修流著淚記下這些教誨,從此不敢忘記。

正是這樣一位賢德的母親,才能養育出歐陽修這樣名垂後世的厚德學者。而鄭氏的事跡不僅在歐陽修的文章中流傳千古,而且身後被皇上追封為魏國太夫人,盡享哀榮,更成爲天下賢母之楷模。

留言

所有評論經審核後發表

新品上市